• 2005-01-02

    勇士还是烈士(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ogou-logs/6700961.html

    大:您能说说2004年让你感动的人和事吗?
    郝:让我感动的事情还真多,不过能让我流泪的事情就不多了,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最让我感动的人就是我妈妈,她老人家在夏天对我说,儿子你要是真感觉你这样坚持下去一定能成功的话我现在也不反对你做那些东西了,要了有机会你就继续上学,找一个合适你的学校比如你说的"北影",要是花钱能进去的话咱们就花钱进去,不能坏了你的前程,我一听眼泪都快喷出来了,我妈妈真是好妈妈,她没催我上班也没催我结婚,她一直在惦记着我写狗屁文章拍破烂DV的事情上,希望妈妈还能这样的支持我。更希望我爸爸依旧能泼我的冷水,这对我一样的重要,毕竟我爸爸过去也是个艺术青年,他吹萨克斯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他写小说的时候我还在上幼儿园,虽然他现在还是一名不文的,但是我的迷茫他老人家真的知道,我过年的时候喝醉酒在家里大哭了一场,他摸着我的头说,你为什么不把自己变的粗砺一些呢,太敏感有时候不好。
    让我感动的事情就是一帮朋友在11月的大冷天里给我过生日,大家凑钱买了许多东西吃吃喝喝在一起,虽然不是什么我向往的好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让我真的很温暖,让我不寂寞。小诺诺、大德德,死波波他们都是好兄弟,一个都不能少。
    大:看您越说越激动我就知道您的确被感动了,而不是装的?
    郝:我当然不装了,这样的事情要是还装那就太孙子了。
    大:你能说说在04年里你每个月都做了些什么吗?也就是说每个月的主题是什么?
    郝:这个还点让我想想,你知道我还没到早起打太极的年纪,我的回忆很脆弱还没有时间段的概念。04年的一月我基本就是在忙着做纸条,我在混考试,准备回家过年忙着庆祝喝点小酒,二月就过年了,喝的很多,基本不怎么清醒,拍了一些家乡的图片,我们家过去住的那片戈壁滩现在正在被开发,小时侯看到的样子现在都快找不到了,周围的电厂改变了我们那里的环境,土山一夜间变成了石头山,空气湿润的感觉到了西双版纳,旱地西瓜农民都不想种了,他们都在联系东南亚的香蕉和橡胶生意。三月我回到了西安,拿了点稿费就和北京来的葫芦姐姐玩了半个月,把陕西的名胜古迹好好的浏览了一遍,还在华清池亲自洗了澡,不过没写出来《长恨歌》,我很保守这个是你们都知道的。四月我参加里“西北青年电影节”认识一些很不错的朋友,全国各地的都有,现在联系还很紧密,其余四月和五月的时间基本都用在复习四级上了,结果还没有考过,主要原因是哥几个报名去参加“xx乐队比赛”天天闷在排练房里练曲子,那个地放特密封,绝对不扰民,不好的地方就是太热了,我们决定以后排练就去桑拿房,5月时开始写《柔道》写了4万多字就把握不住人物了,感觉在写几个变形金刚,直到现在我还在找感觉。七月我找了个女朋友,我们在一起同居了半个月就分开了,现在还藕断丝连。八月我在兰州郁闷的一段时间,和朋友做了一些暗房作品,我们在极其简陋的环境下洗出了一些好照片,我们还发明了在塑料袋里冲洗的方法,8月末他去学开车我找不到他,那些东西直到现在还放在他房子里。九月我回到西安开始找新的房子,开始修改在兰州是写的小说《裂开》,现在还在扩展。十月和十一月都在房子里想事情,看了很多电影过了个难忘的生日,包括在几次喝醉后午夜暴走,十二月很冷还一直在房子里待着,想让生活规律一些,准备新的小说。

    分享到:

    评论

  • 又仔细的看了看风格果然是有改变不太熟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