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0

    hi最近你耍二球了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ogou-logs/6700699.html

    screen.width/2)this.width >

    生活全部乱了套了,作为一个遗失了自己的很敏感的诗歌青年,我只有把业余爱好转移到酒色和耍二球上.
    对于酒色来讲,我想我看的很开了,要不是我平时不爱运动,变成了一个十足的胖子,我现在也应该是个烂人了,好在上帝说,你不能堕落.他就要我胖了.上帝还说,你要吃苦.我就晕忽忽地做了一个下岗职工.可是千万不要把酒色后的两个字忘掉了.那就是"才气".
    我操,显然我又开始耍二球了.因为我把很别扭的"才气"二字挂在了身上,但是我没办法,这个就是我的心理底线,我有时候感觉我还真有点才气,最近闲散在家整理了过去写的诗和小说,虽然发表的仅有个位数,可我活脱脱在阅读中发现了一个马尔克斯或者是卡夫卡.那些王八蛋的书我都没读完过,因为没办法看下去,有些干涩就象看我的脚后跟.这也坚定了我发展"贫书"事业的信心.
    前一段时间喝醉酒打了一个所谓变了态的女人,后来我还哭了一次,我把我的佛珠送给了她,这样的混乱生活和麻烦夜晚让我想到了我第一次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我的功课就是写诗和喝酒,经常给性幻想女生写情诗,还和一个叫马二的人喝酒,掀桌子.我第一次穿上西装的那个晚上就喝醉了,在一个叫石羊村的地方滚了一身臭泥回到了宿舍,那时候我很开心,因为妈妈看不到.
    老实说我现在有点矛盾,有些心慌了.因为妈妈每天都能看见我睡在地板上,一天又一天的迷茫成一张地图.一张幅员辽阔,地大物薄的地图.我打了那个变态女人之后就感觉很失望,因为她并不变态,并且还有一种被人操了后庭的疼痛,看来我耍二球的技术退化了.
    这几天我在我们小区发现了一个二球,我很欣喜.我知道他是一个正在成长的二球,我估计他最多是个三年级的红领巾,他每天都会在早上7点左右站在小区里用稚嫩的嗓音喊,"走咧".我当时本以为他是和他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孤儿,我用我的发散性思维幻想了一个生动的场景.
    孝顺的小孙子独自去上学,他很懂事,他不让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送他上学,他就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一路大喊"走咧",为的是让听力下降的爷爷奶奶能听见自己声音,这种感觉就想猪吃完了饭安睡时发出的"哼哼"声,表示安全和幸福.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我听我妈说,"走咧",这两个气壮山河的中国字是出现在电视剧<乔家大院>里的台词.那是一部讲述山西商人经商生活的电视剧.我再回头一想,难怪在沙尘暴肆虐的兰州我能听见一个小学生说着一口地道的异域情调.不过他在清晨就开始行走也真是郁闷,一个小学生睡眠不足,不敢旷课,性欲朦胧,只能老老实实地听话,想尽一切方法不写作业,偷偷看电视也只能学会两个字,他不耍二球,他还能干什么.我很理解他了.
    小学生,小朋友,你的这个二球耍的好,比叔叔我睡在地板上耍二球来的生动,来的直接,来的理所当然.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下去,我已经把杀了你的念头彻底放弃了,我甚至还很崇拜你,崇拜你直率的二球风格,因为胖叔叔已经没有了在清晨大喊一声的勇气,叔叔已经被修理成一个成年人了.

    向东湖小区不知名未成年大喊爱好者致敬!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我一直沒吭聲就想看看能忍住不。好歹我也是肉長的,你那大巴掌呼我臉上能不疼阿~~媽的,疼死老娘了。我還依然二球著呢。不知道又禍害了多少藝術青年啦~~哈哈~~~
  • 郝苟胖青年,你好!我是刀锋上,我已经链接你了,可能要等一两天才能显示出来。
  •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下岗就有很多时间耍2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