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05

    忽然被感动的人绝对可以拍出好电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ogou-logs/6700388.html

    上班无聊看到了一篇贾樟柯的演讲,其中有一些还是很装逼很有共鸣的.那就是孤独.


    我是第一次去三峡,所以我也特别感谢刘小东,因为之前我本来想拍一个纪录片,拍他的绘画世界,因为我从90年看他第一个个展,特别喜欢他的画,他总是能够在日常生活里面发现我们察觉不到的诗意,那个诗意是我们每天生活其中的,这个计划一直搁浅,一直推后,有一天小东在去年9月的时候说要到三峡拍11个工人,我就追随着他拍纪录片《东》,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游客,我们仍然能看到青山绿水,不老的山和灵动的水,但是如果我们上岸,走过那些街道,到街坊邻居里面,进入到这个家庭,我们会发现在这些古老的山水里面有这些现代的人,但是他们家徒四壁,这个巨大的变动表现100万人的移民,包括两千多年的城市瞬间拆掉,在这样一个快速转变里面,所有的压力、责任、所有那些要用冗长的岁月支持下去的生活都是他们在承受,我们这些游客拿着摄影机、照相机看山看水看那些房子好像与我们无关,但是当我们坐下来想的时候,这么巨大的变化可能在我们内心深处也有,或许我们每天忙碌地挤地铁,或者夜晚从办公室里面凌晨三点坐着车一个人回家的时候,那种无助感和孤独感是一样的,我始终认为在中国社会里面每一个人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我们都承受着所有的变化、带给我们充裕的物质,我们今天去到任何一个超市里面,你会觉得这个时代物质那样充裕,但是我们同时也承受着这个时代带给我们的压力,那些改变了的时空,那些我们睡不醒觉,每天日夜不分的生活,是每一个人都有的,不仅是三峡的人民。[/font]


    很多次都会忽然被感动,有中热泪盈眶的感觉,但是身边的人总会说郝苟你是一个流氓,你不要装逼了,不要装的和一个诗人一样敏感.
    我操你们大家的母亲,敏感和装逼是没有关系的,我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谈天说地,都可以耍我的流氓,但是我内心的孤独和纯洁要比这些狗日的们纯粹许多,当我坐着最后一班公交车从一个地点奔向另一个地点的时候,我纯洁的象一个从良的婊 子,可是干的却是一些操蛋的事情,生命的矛盾就在这里,无助和孤独,全部弥漫过来了.

    分享到:

    评论

  • 人总是不断的改变自然,其实这些不好。现在只能在记录片中找三峡了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你是在说我?我也觉得我能拍出好电影,可惜我没学导演专业。但是我一定要拍好自己人生的这部电影。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 哥们的造型很不错~!文字也很奔放洒脱看起来就是一个字——舒坦!(我讨厌不会数数的人……)
  • 好奇怪的地方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