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7

    - [苟富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aogou-logs/36223974.html

    惊蛰那天从夜晚的小雨开始
    上海在空气中开始发酵
    是一团密度轻浮的面粉
    楼与楼之间的风吹开它
    它就开始飘到远方

    我和曾经住在蓝山的朋友喝茶
    那些茶有葡萄的颜色或者像血
    惊蛰的夜晚开始在口头
    停留在口头
    口口相传就成了远方

    还是不断的熬夜
    说一些失控的语言然后悔恨
    我不曾做过坚强的事   如同
    我不想让酒杯满着   烟缸空着
    这一切积满了就倒掉
    归还给远方
    然后一无所有

    分享到:

    评论

  • 从这首诗能看出您特别的骚,我这么说您不要不请我吃饭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