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6

    - [苟富贵]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一下子发现了所有的秘密
    毫无新意地  而且默默地
    那些旋律经过耳鼓
    然后盛开成葡萄糖的味道
    清凉的冬天
    我把这你的手   你的芳香
    撒在地上成了痕迹
  • 2008-11-13

    - [苟富贵]

    家里有个女人真好
    如果她不唠叨  不看电视剧
    就那么安静地坐着  逆着阳光
    看一些谈论生生不息的书
    就那样看着  看的我和她都死了

    如果家里有个女人
    她哭的时候我心疼
    她笑的时候我也心疼
    然后她在冬天为我削苹果
    削的手指都破了
    削的苹果都瘦了

  • 2008-11-05

    - [苟富贵]

    那些摇滚青年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的年纪已经大了
    我看时间吧的演出图片
    台上和台下的年轻人
    我一个都不认识

    这是一件让人害羞的事情
    也许,我应该在一个酒吧里继续写诗
    写一些卖不掉也埋不起来的文字
    要不,就压根什么也不干
    我去和一个女人放马

    昨天我还记得昨天
    一些啤酒的泡沫溢出杯口
    一些女人们还年轻的担心她们的初潮
    可后来就变化了
    谁也没有告诉我   我就老了

    (注:时间吧是兰州的一个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