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2

    - [苟富贵]

    那些路程从黑夜开始一直到
    黑夜才能结束
    一个钟摆不停的移动
    安静的发出一些毫无韵律的声音
    年年都这样   时间就过去了
    我的童年哪里见过这么多虚伪的告别
    我只在寒风中放一把大火
    烧我的洋芋
    在家家户户燃起炊烟的时候回家
    什么也不说就这么长大了

  • 2008-12-23

    - [苟富贵]

    食指和一个手掌
    远方的天蓝的透明
    近处的你不断地摆弄头发
    我从城铁走出来
    西坝河的天就黑了

    耳垂和半个乳房
    不知不觉延伸到未来的潮湿
    缓和着柠檬和高度白酒
    我不敢说话
    怕讲出的故事全是你

    阴道和半尺小腿
    总是不能很好的完成睡眠
    梦里的一切都反复而乏味
    于是我就醒着
    睁着眼睛看睁着眼睛的你
  • 2008-12-10

    - [苟富贵]

    摊开你的身体
    我放佛看见我的帝国
    薄雾朦朦的早晨
    一匹马开始奔跑直到城门外
    不再有孤寂的眼光
    落满在荒诞的阳光里

    你开始成熟的时候   是一个夏天
    那段时间风热的让空气都死了
    我们窒息在路北的森林里
    等待雨水和嫩绿的豆荚爆裂
    我说,到了晚上就冷了
    我说,你到了晚上就饿了

    于是马开始离开草原
    献出所有的粮草还给我的王
    我在帝国的城门外漫步
    脚步离你越来越远
    我必定将和马一起消亡
    可我们的足迹把整个帝国湮没